我对这种先天性缺陷的兔唇和裂颚从不认识,直至 BB 出世的那天,才知道是甚麼一回事,真的想不到我的 BB 会患上。

初为人母的我,心情又惊又喜,丈夫在产房陪伴着我直至 BB 出世,一个小生命终於出生了,虽然很疲累,但我们都十分高兴,助产士说:「是 BB 仔。」她把 BB 抱到我身旁时,一看,我满脑子一片空白,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眼泪,问自己为何 BB 的嘴会是这样?我不停地问,这时我的丈夫安慰着说:「小问题有得补救。」但是心里的痛难以形容,我相信我的丈夫和我一样也不好受。接着有位医生来解释病因及何时可以接受修补唇的手术又送来一些手术前后的照片,但是对这一切我完全听不入耳,因为我还未能接受这个事实。

回到病房已是早上五时,虽然我十分疲倦但是无法入睡,心里总想时光倒流,刚才只是发梦不是真的,却又不停想自己是否做错了甚麼事,原本 BB 出世是一件可喜的事,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不知道如何面对家人及朋友,怕他们不接受 BB,亦令自己的情绪一再低落。后来他们来探望我,知道 BB 发生了这件事,不但接受 BB 还安慰及鼓励我。

真的要多谢医院里的社工,提供有关兔唇协会的资料和用具给我们参考。我的丈夫便立刻到协会买一些奶樽和用品,解决 BB 吃奶的问题,他回来时还告诉我原来协会成立快将十年,还叫我参加,会对我有很大的帮助,他看见我有点犹豫便说:「我会陪你一起去,不用怕。」当我接触到其他家长时,听他们的经历给了我一点鼓励作用,可能大家的孩子都是先天有缺陷而身同感受。当我面对大家讲述我的经历时,情绪又再激动而流泪,丈夫又一次安慰我说:「不要这样,如果你自己都不能接受的,其他人又怎会接受呢?」经过几次聚会后不但启发了我要勇敢的面对,而且也要让孩子接受事实,令他能健康成长。协会对我们帮助很大。

医生对我们说:「BB 的体重足够十磅以上,就可以接受第一次补唇手术。」当我们得知后,就和家人悉心照顾 BB。三个月后,院方通知我们可以接受补唇手术,我真的很开心。当 BB 进入手术室的刹那间,我的心情紧张起来,不知手术是否成功,不知他的样貌是怎样,问题不停在我脑海里盘旋,四个小时多,BB 终於由手术室推出来,一看到他,我的眼泪不禁流下,而他看见我也哭起来,好像懂得发生甚麼事。作为母亲的我,BB 只有三个多月大就要受苦真是心痛得很。手术后的外观好看得多了。现在他快九个月了,刚刚做完第二次补颚的手术,暂时放下心头大石,但是仍有很多问题逐步跟进,如果没有我的丈夫和家人的支持,恐怕我难以支持下去。

患有兔唇裂颚的小孩与一般的小孩没有分别,希望患病的小孩和家长们都能够互相扶持和关怀,希望所有人都能接受我们,不要歧视我们。

最新消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