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知道自己怀孕,体内正在孕育一个小生命,心里原来充满喜悦。因为我不是计划怀孕,心想这是上天赐与的,祝福也好,责任也好,我也欣然接受。

由於我是高龄怀孕,在胎儿十八週时,我接受了抽羊胎水测试。在详细的超声波检查里,医生看出胎儿有裂唇的情况,也估计应有裂颚。不知是否安慰说话,医生说婴儿有这情况,一般都不会有其他的问题。我当时还算镇定,也理智地询问医生将来如何补救,医生也给了我有关手术的资料。而丈夫问了医生一句,「有没有可能是看错呢?」医生微笑说:「有这个可能,但机会比较少。」

回到家里想起丈夫可能不能接受,心里感难过。几百分之一的机会,为何是我的孩子?他应该如其他小孩般长得好看才是,我便开始哭起来。这次倒要丈夫来安慰我。伤心过后要面对现实,我打算「公告天下」,让亲人及接触较多的朋友也有个心理准备。后来家翁跟我说:「胎儿只有十八週,医生怎能看出来呢?」心中闪个一个希望,我怎不多找一个医生再检查,可能是白担心?可惜最后结果还是一样!过年的时候,两口子心里很不是味儿,到了车公庙转运,不为甚麼,祗希望宝贝儿其他的发展都好。告诉你们,亲友中有两个问过我:知道胎儿有这个缺憾,你们还要「他」吗?我说这是可补救的缺憾,我们没想过不要「他」呢!心中没有生气,因为知道她们是对此没有认识,并没有恶意的。

作好了一切心理准备,我致电医院预先询问有关兔唇患儿的餵哺方法。护士传真给我一些外国书报有关如何餵哺的方法,还告诉我香港有一个兔唇裂颚协会。这个消息对我非常重要,我立即致电协会寻求帮助。协会为我们新生患儿家长提供很多服务,我知道从此我和丈夫不再「孤军作战」了。后来我又得到一个很有用的美国网页〝http://www.cleft.net〞,这里有一些家长提供了患儿手术前后或至长大成人的珍贵照片,我也有了准备这会是个不短的「抗战」。

现在宝贝儿已九个多月大了。回想他出生后,我们已习惯了他的样子,可是一带他到街上,尤其接触到对此没有认识的小孩直率的目光和话语,还是会觉得不知如何面对。尤幸很快地,宝贝儿在四个月大时接受了补唇手术,「讨回」了一个正常的样子。只是在唇上有一道小小如「蚊子咬」的疤痕和鼻子小小的不对称,但基本上已是一个外貌正常的孩子了。回想手术前后,我和丈夫也经历了一个很久的「锻炼」,这包括了心理上和能力上,也让我们增添了信心,去面对下一次的手术。

最新消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