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年的圣诞节,一件发生在我身上的大事,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也扭转了我的下半生!

那天,我初为人母;却预料不到诞下来的女婴竟是患有最严重的一种双侧性唇颚裂。裂缝由鼻孔往下伸延至上唇、牙床、上颚直至吊钟,以致口鼻相通,而两旁的缺唇又向外翻起,样子难看极了!

这事仿如晴天霹雳,使我悲痛、内疚、忧虑、自卑百感交集。我无时无刻都盼望这只是个恶梦,我总会从恶梦中醒来。无奈,我拼尽了劲,梦醒不来,纵使自己不愿,也不得不接受 ―― 这是铁一般的事实!那时自己好像没有灵魂的躯壳,脑海一片空白,人也不能自主。白天过着流泪的日子,夜阑人静躲在被窝里,外子陪着我饮泣。那一段日子很是漫长!

「放弃她吧!」这个念头也曾在我脑海一闪而过,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我和孩子的感情,自她在我体内受孕的一刻开始,一天一天有如几何级数的递增。虽然现在她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但是我和她这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永远存在。面对这个可怜的小生命,疼她惟恐不及,又岂会抛弃她。

几经思量,我毅然放弃了自己的工作,辞退家里的佣人,我决定 ―― 我要亲手把孩子带大!我要给她最大的母爱!

望穿秋水,孩子终于接受第一次补唇手术。延至最后一刻我才把她送入医院,在病房内我伴着孩子,一步也不愿走开,直至护士来催赶,才依依不舍地离去。回到家,心里仍不遏止的想着女儿,虽然晚饭时间过了良久,什么东西也吃不下去,拨起电话给母亲,连一句话也说不到,便嚎啕大哭的把一切委屈之情发泄出来。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制度是那么不近人情?叫那些不能整天伴在患儿身旁的母亲牵肠挂肚!

当时,每天探病的时间只有四个小时(下午四至八时),幸好女儿住的一张病床贴近窗边,在电梯大堂望过去仍可隐若的看到她,所以每天我都会早到一、两个小时,站在电梯大堂隔着玻璃窗遥望我的孩子。不过,并不是每一次都要这样呆立一、两个小时,有几回我走了好运,碰上护士们忙个不可开交,我借口协助护士喂奶,得以早半个小时溜入病房探望我的孩子。

手术的那天,天还未亮,我便起床。经过了几个无眠的晚上,我带着疲乏的身躯,一大清早守候在病房门外,目送护士把孩子推往手术室。孩子进入手术室后,我坐在门外的长椅上等候,随而翻开预早买来『为打发这几个小时』的报纸,但无论如何我也不能把精神集中下来,眼前只有一片空白,脑海则思潮起伏….手术后孩子将会是怎么模样?孩子会否感到很痛?伤口会否流很多血?手术会否顺利?医生会否出错?孩子可会永不出来? ….想到这里我猛然的弹起来,开始在面前的八个方块上惴踱,心里抱怨为什么时针走得比蚁子还要慢!

四个多小时后,孩子出来了。手术室门还没有打开,便传来一阵阵似是闷在喉头的哭声,门打开了,只见孩子两眼淌着泪而嘴巴却张不开,面上有几块瘀痕,伤口仍渗着血,我实在不忍卒睹。我紧随护士把孩子送回病房,安顿下床。看到孩子挟着惊慌和痛楚的泪水,我本想多留一回把孩子安抚下来,然而探病时间未到,铁面无私的护士姑娘下逐客令,我惟有强忍辛酸走到电梯大堂遥伴着哭泣的孩子。那个时候,最温暖的莫如母亲为我送来的热茶和饭,还有丈夫和弟妹的殷切关怀!

我对兔唇修补手术全无认识,但是看到女儿上唇的伤口,只有表皮是缝起,里面的肌肉却是分开,感觉好不稳妥。由于孩子患双侧唇颚裂,手术后的伤口很紧,再加上她不停地哭泣,而我在探病时间以外是不许在床边安抚孩子,伤口在手术后第三天开始逐针爆开。看着孩子的伤口一针一针的爆开,我的心像被一阵一阵的撕割,虽然担心得要死,却又爱莫能助,当时的彷徨和无奈,实非笔墨可以形容。终于,还没有出院,她一边的伤口便全然缺裂。带回家的,又是一张不完整的脸!

一个多月后,孩子被安排接受第二次补唇手术。由于孩子爆开的伤口承受太大的拉力,而医生并没有为她作出一些临时补救的处理(如贴唇贴减低拉扯力),延至第二次手术时,爆开的一边鼻翼已给拉宽了半公分,也即是说:今后的手术无论有多顺利,她的鼻孔再也不会对称!

手术后,她的伤口红肿和湿润,直教我急得发慌。熬了一个星期,发炎的情况终告消失,我才舒一口气。

左盼右盼,伤口拆线的时刻终于来临。谁知看过孩子手术后的容貌,我满怀期待的心情立即化为悲痛和失望,我抱着孩子竭斯底理地痛哭!她那左边的鼻翼比右边高出了半公分,疤痕又肥又大,两旁的肌肉起伏不平,嘴唇的的形状模糊不清,像用一根绳子『勉强』的扎起来般,难看极了!

那一段日子,每当我把孩子抱在怀里,泪水禁不了的倾流而下。我恨!我恨不能代替女儿去承受这些痛苦,和那面上永除不掉的烙印!

后来我为她转了医生,事情也开始变得顺遂,女儿接受了补颚及上唇修饰手术,外观较前改善了少许,说话发音亦挺不错。头一关唇、颚修补手术总算挨过了,然而往后还要接受牙床植骨、牙齿矫正、语言治疗和耳鼻喉科检查。同时她的裂颚可能会引致颌面发育不全,中面凹陷,日后或许需接受上颌骨矫正及唇、鼻修复手术。治疗程序有如漫漫的长路,我们只有『见步行步』。

经历过这些痛苦,我们得到很大的收获 ―― 我们更懂得互相关怀,互相爱护;我们更懂得珍惜、欣赏和争取大家相聚一起的时刻。

回想过去几个年头的辛酸滋味,实在罄竹难书,略数一、二聊抒情怀。但愿孩子的一切恶运已经过去,她能健康、快乐地成长!

九零年的圣诞节,我在心里对女儿作出这样的一个承诺:「孩子,无论前路有多崎岖和困难,我都要陪着你一起去走,直至我生命的尽头!」

最新消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