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後一、兩個月,我便知道自己懷孕了,我和丈夫都很高興。丈夫比以往更加關心和照顧我,更立即多找一份兼職,工作較前辛苦和疲累,有時我也為他感到心酸。他為 BB 而努力,從不發怨言,我實在感動極了!

不幸的事終於到來。我懷孕大約 18-20 週,在超聲波掃瞄檢查的時候,醫生告訴我 BB 嘴仔有問題,要求我丈夫第二天陪我前來再作檢查。當晚,我和丈夫不禁流淚,丈夫一直在身邊安慰我。第二天,再接受超聲波檢查的時候,證實 BB 有兔唇。我心想:為何自己會令 BB 這樣呢?醫生向我們講解 BB 現在和將來的情況,了解清楚後,醫生問我倆會否繼續保留 BB,當時,我丈夫堅持繼續保留。

回家後,我和家人講及 BB 的情況,我媽媽和大家姐安慰我,說 BB 情況可以做手術治療,無論如何都是一個小生命。而我二家姐認為做手術後也有缺陷,但我覺得 BB 是有生命的,只是「個嘴仔不太靚」而矣!所以最後我們堅持要 BB 出世!決定保留 BB 後的一段日子,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保持自己心景樂觀,不可讓 BB 的健康受到影響。

始料不及,BB 在 29 週便出世,即是「不足月」。BB 出世的時候,我聽到他微弱的哭聲,我當時真的好開心,好似放下心頭大石一樣,整個人變得輕鬆,BB 終於順利出世了!當晚,丈夫探望我時告訴我兒科醫生的說話,由於BB 體重只有兩磅左右,為防止 BB 腦出血要打一種針葯。當時,我真的很擔心,想即時下床看看 BB 怎麼樣!但可惜未能夠下床,只好等待第二天才去;但我一想到 BB 便不禁流淚,丈夫安慰我不要擔心,勸我早些休息,然後離去。然而由於太擔心和傷口痛,那一夜我無法入睡。

終於,到了第二天,護士說:「兒科醫生要見我。」我當時既緊張,又擔心,但護士不准我獨自去見醫生和 BB,必須有家人陪伴,於是我立即通知我媽媽,不久她來了,我才獲准前去。當時我沒有理會自己身體不適,只是一心想要快些上去看 BB 的情況。

我終於第一眼見到我的 BB,真是興奮!但另一方面,我又感到心痛,因為BB 要插氧氣喉和吊營養水,又不准飲食!醫生說那種針葯需要注射三天,且可能會有副作用,會影響腎和胃,但我也贊成了。幸好過了 3 日,並沒有產生副作用。

我每天去探 BB, BB 每日的情況都有好轉。在我開心之際,醫生突然告訴我 BB 的心通管未能接合,要再注射那種針葯幫助 BB 心通管合攏,六天為一個療程。可惜,注射了兩個療程亦未能成功,醫生表示再打針葯也不一定有特別好轉,只好為 BB 進行手術,BB 會被轉介到葛量洪醫院做手術。當時,我感到很心灰和內疚,為何自己早生 BB,害他受苦,我寧願自己去受苦啊!我媽媽安慰我,告訴我 BB 小時候受苦,可能長大後不會受那麼多苦呢!聽了這番說話令我改變我的想法:我要樂觀和堅強,要支持 BB 手術成功啊!

終於,到達接受手術的醫院! 手術前,BB 不可以飲食,身上又插了喉和吊鹽水針,十分可憐啊!當時,我不能進去探望他,祇可以等待見醫生。坐在外面等待的時候,不禁再一次落淚,但我深信自己和 BB 是心靈相通的!他知道媽媽在陪伴他!手術進行時,我一直告訴自己,BB 會無事,手術會成功的!手術完畢,我終於可以進去見 BB,護士說手術順利,使我開心不已,如釋重負。

不久,BB 返回原來醫院,情況不斷好轉。現在,BB 已經不需靠氧氣喉呼吸,我比以前更放心。撫摸著 BB,真令我興奮和有滿足感啊!BB 起名叫家皓,他一天天的成長,現在體重已有四磅多了。

經歷過這些困難,我覺得做人要樂觀和堅強,無論什麼困難也可以克服。BB 要靠我們一起努力,才會健康成長,所以,我們要勇敢地克服困難,與 BB 一起學習和成長。此外,最重要的是丈夫和家人的支持和鼓勵,因為這樣才能有足夠的動力堅持下去!

最新消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