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這種先天性缺陷的兔唇和裂顎從不認識,直至 BB 出世的那天,才知道是甚麼一回事,真的想不到我的 BB 會患上。

初為人母的我,心情又驚又喜,丈夫在產房陪伴著我直至 BB 出世,一個小生命終於出生了,雖然很疲累,但我們都十分高興,助產士說:「是 BB 仔。」她把 BB 抱到我身旁時,一看,我滿腦子一片空白,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眼淚,問自己為何 BB 的嘴會是這樣?我不停地問,這時我的丈夫安慰著說:「小問題有得補救。」但是心裡的痛難以形容,我相信我的丈夫和我一樣也不好受。接著有位醫生來解釋病因及何時可以接受修補唇的手術又送來一些手術前後的照片,但是對這一切我完全聽不入耳,因為我還未能接受這個事實。

回到病房已是早上五時,雖然我十分疲倦但是無法入睡,心裡總想時光倒流,剛才只是發夢不是真的,卻又不停想自己是否做錯了甚麼事,原本 BB 出世是一件可喜的事,沒想到會變成這樣。不知道如何面對家人及朋友,怕他們不接受 BB,亦令自己的情緒一再低落。後來他們來探望我,知道 BB 發生了這件事,不但接受 BB 還安慰及鼓勵我。

真的要多謝醫院裏的社工,提供有關兔唇協會的資料和用具給我們參考。我的丈夫便立刻到協會買一些奶樽和用品,解決 BB 吃奶的問題,他回來時還告訴我原來協會成立快將十年,還叫我參加,會對我有很大的幫助,他看見我有點猶豫便說:「我會陪你一起去,不用怕。」當我接觸到其他家長時,聽他們的經歷給了我一點鼓勵作用,可能大家的孩子都是先天有缺陷而身同感受。當我面對大家講述我的經歷時,情緒又再激動而流淚,丈夫又一次安慰我說:「不要這樣,如果你自己都不能接受的,其他人又怎會接受呢?」經過幾次聚會後不但啟發了我要勇敢的面對,而且也要讓孩子接受事實,令他能健康成長。協會對我們幫助很大。

醫生對我們說:「BB 的體重足夠十磅以上,就可以接受第一次補唇手術。」當我們得知後,就和家人悉心照顧 BB。三個月後,院方通知我們可以接受補唇手術,我真的很開心。當 BB 進入手術室的剎那間,我的心情緊張起來,不知手術是否成功,不知他的樣貌是怎樣,問題不停在我腦海裡盤旋,四個小時多,BB 終於由手術室推出來,一看到他,我的眼淚不禁流下,而他看見我也哭起來,好像懂得發生甚麼事。作為母親的我,BB 只有三個多月大就要受苦真是心痛得很。手術後的外觀好看得多了。現在他快九個月了,剛剛做完第二次補顎的手術,暫時放下心頭大石,但是仍有很多問題逐步跟進,如果沒有我的丈夫和家人的支持,恐怕我難以支持下去。

患有兔唇裂顎的小孩與一般的小孩沒有分別,希望患病的小孩和家長們都能夠互相扶持和關懷,希望所有人都能接受我們,不要歧視我們。

最新消息


More